当前位置: 优配资股票配资www.22b9.cn > 优配资股票配资www.22b9.cn > 优配资股票配资www.22b9.cn 股份强平后再现违规担保,曾点金仁东控股的霍东还能拿下华讯方舟吗

优配资股票配资www.22b9.cn 股份强平后再现违规担保,曾点金仁东控股的霍东还能拿下华讯方舟吗

发布时间:2020-03-20 22:09     来源:优配资股票配资www.22b9.cn    点击:

3月19日,华讯方舟披露公告称,公司于2020年3月16日收到深圳国际仲裁院发出的《仲裁通知》((2019)深国仲涉外受7319号),与天浩投资之间买卖合同纠纷案的仲裁申请涉嫌提供对外违规担保,可能需要公司承担连带担保责任的金额达到498137049.16元,占公司最近一年经审计净资产50.09%。

根据该公司控股股东华讯科技及相关经办人员的情况说明,上述合同未经公司董事会及股东大会审议,也未履行公司任何内部审批决策程序,华讯方舟认为上述担保属于无效担保。

不过以过往的实际案例来判断,近些年上市公司这种抽屉担保屡见不鲜,不过大家基本都清楚上市公司不上会的担保多有猫腻,这样的理由被法院判无效担保的情况并不多。

业绩连亏两年将被*ST,

实控人易手生变

值得注意的是,除上述违规担保外,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的担保额度总金额14.6亿元,占上市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146.81%,风险可想而知。

而事实上,此前公司曾披露过华讯科技对天浩投资的担保信息,天浩投资是华讯科技的海外卫星通信业务代理商,公司当时将其归咎中美贸易战。不过从公告来看华讯似乎很自信,表示下游都是央企,对回款信心满满不会增加华讯的实际债务。

1月22日晚间披露的业绩预告公告显示,华讯方舟2019年度净利润将巨亏10亿元至15亿元,加之2018年业绩为亏损4.88亿元,公司将出现最近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连续为负值,股票将在2019年年度报告披露后被*ST。

伴随着业绩的萎靡,华讯方舟股价也是一落千丈。从16年开始就一路下跌,目前股价仅为4.26元,较前期高点21.75元蒸发近80%。

而猫妹注意到,正在不久前,华讯方舟正推进一项股权托管计划,未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可能将由吴光胜先生变更为霍东。此番违规担保或将黄了这个计划。

冻结,质押,违规担保还被强平,

霍东迎战or退缩?

华讯方舟1月22日公告显示,控股股东华讯科技及公司实控人吴光胜与仁东集团签署了框架协议,仁东集团拟通过增资华讯科技、受让华讯科技股权等方式取得华讯科技不低于51%的股权,达到控股地位。

不过该议案在次日即收到监管下发关注函问询。

回复函中有几个关键因素影响着收购。一是仁东集团很清楚华讯集团存在吴光胜等股东持有其股权受限(如股权质押等)的情况,有很多前提性工作要做,因此要以股权托管的形式进行。

这个忧虑很快也得到了现实的肯定。3月4日,吴光胜在申万宏源证券有限公司融资融券账户中的部分股票因触发平仓线遭遇强制平仓导致被动减持。

待华讯集团股权受限等问题解决后,仁东集团再以增资、股权转让等方式累计完成对华讯集团不低于51%股权的收购,届时股权托管将全部解除。

从上面的信息可以发现,霍东就是直接冲着上市公司实控权去的,托管只是一个过度手段。

此外,并不是所有的业务都是托管给仁东集团。具体来看,华讯集团的地产、金融业务板块由仁东集团依约定委派之人士负责经营管理,华讯集团及上市公司的投资、资本运作等由仁东集团依约定委派之人士负责推进实施。而华讯集团的其他业务(如卫星通信、军工、太赫兹)由吴光胜先生继续具体负责经营管理,仁东集团有知情权、监督权及重大事项最终决策权。

很明显大家都是各取所需,华讯集团希望仁东集团带来新的经营性流动资金的支持,另外仁东集团也可以在较擅长的金融地产业务以及帮助上市公司资本运作。

点金圣手化解非标年报,

主动让位实则迫不得已

熟悉仁东的朋友都知道,仁东集团本身已经是一家上市公司仁东控股的大股东,实际控制人霍东在2018年2月入主该公司,不过一年半后将控制权转让给了北京海淀区国资下属的海科金,相关协议已于2019年11月正式生效。

仁东控股前身是2011年登陆资本市场的宏磊股份,其主要的营收来自漆包线和铜管。不过,宏磊股份在上市之后,其关联方资金占用等违规情况陆续出现。

2018年2月,霍东通过表决权委托方式成为实控人,同年8月正式更名为仁东控股。

证券时报曾报道,在进入仁东控股后霍东持续增持该上市公司股票一年多。并且霍东亲自担任董事长的一年多时间里,仁东控股甩掉了多年未能豁免的非标年报。可谓让仁东控股脱胎换骨重获新生。

让人没想到的是,好不容易拿下仁东控股没多久,霍东突然通过委托表决权的方式将控股权拱手让给了海科金集团。

值得注意的是,海科金集团接盘仁东控股,除了0元获得控股权外,股权委托方仁东信息每年还需向海科金集团支付2000万元托管费。

公告还进一步表示,海科金集团承诺将以提供融资及增信等方式支持上市公司的业务经营、并购重组等,具体包括但不限于如下方式:受托方以自有资金向上市公司提供资金支持(即直接资金支持)受托方承诺在托管期内,提供不超过50亿元的资金支持。

此次初始托管期限为一年,期限届满后,海科金集团可单方决定延长托管期限,但延长时间不应超过一年。

从后续的一些公告可以看出霍东答应不平等条件实则无奈之举,这或与其现金流出问题有关。

去年年底,仁东控股因拖欠合利金融1.5亿交易尾款被提起仲裁,尚有尾款15641.33万元至今未付。而此次仲裁焦点广东合利金融科技服务有限公司则是仁东控股旗下金融业务的核心。

另外,在刚易主没几天的2019年11月1日,仁东控股就发布公告称:“公司及子公司拟在未来十二个月内,向海科金集团借款不超过10亿元,借款年利率不超过7.5%。

而在上述10亿元借款额度范围内,仁东控股向海科金集团申请2笔合计2亿元委托借款,其中:仁东控股向海科金集团申请委托借款15000万元及向海科金集团申请委托借款5000万元,均通过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行发放。

交出控股权,

什么都好说

这些资本运作背后的故事,不外乎债务危机、质押爆仓、基本面恶化等。

除了仁东控股,2018年年底海科金集团以1元的价格获得金一文化(002721)控股权。海淀区国资委用1元的价格,通过碧空龙翔间接控制金一文化1.49亿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7.90%。

和仁东一样,成为金一文化控股股东后海科金集团向金一文化提供了30亿元借款,而此后金一文化获得海科金集团百亿流动性支持。

回头看霍东,虽然他目前还是仁东控股的董事长,但是一旦碰到分歧,还是得听海科金的。也难怪霍东要做好两手准备接洽华讯方舟。

对于霍东来说,这次的标的华讯方舟目前的情况似乎比当时仁东控股(旧名民盛金科)的情况似乎更棘手些。如今情况更是雪上加霜,他还会接受挑战吗?

风云跌宕2019年末到2020年年第一季度,虽然新冠肺炎肆虐全球,资本市场血雨腥风,但是丝毫没有影响到前赴后继的公司上市热情,这不,美瑞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瑞新材)“又”来了,之所以加个又字,美瑞新材IPO已经不是新娘上花轿头一次,公司于2017年3月9日向中国证监会申报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申请文件,并于2017年3月30日取得170446号《受理通知书》但因种种原因在2018年2月26日撤回。

原标题:东京三菱日联:拉加德不惜一切代价的承诺可能不会弱化欧元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作为企业集中之地的各类园区高度重视、迅速应对,纷纷出台措施,在金融、用工等方面帮助企业解决实际困难、减轻负担,受到欢迎。长春新区就是其中之一。

上一篇:优配资股票配资www.22b9.cn 统计局:1-2月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下降16.3% 商品房销售额下降35.9%    下一篇:优配资股票配资www.22b9.cn 前途汽车已看不到前途:经营出问题,新品胎死腹中